第二百一十四章 灵境之主_灵境行者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二百一十四章 灵境之主

第(1/3)页

主阵!

        披上璀璨外衣的黑洞,逐渐膨胀,它既包容一切,又吞噬一切,原本分庭抗礼的巨大烈阳,已经被黑洞蚕食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半吞入黑洞之中,一半还在艰难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本源被黑洞吞噬,已经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目前驾驭的金乌只剩下五只,剩下四只被黑洞吞噬,与他断开了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运的是,金乌有主,本能的抗拒星辰之主的炼化,否则,在被吞入黑洞的瞬间,恐怕就已经成为对方所掌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算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,张元清仍没有半分退缩,不要命的抵进黑洞中,奋五只金乌之力,灼烧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主阵副本已经出现崩溃的迹象,灵境最强大的三种本源之力碰撞,任何副本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现在其实可以自断一臂,放弃四只金乌,破开副本空间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做法属于饮鸩止渴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洞中传来星辰之主的恢弘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惜两败俱伤,不惜耗费本源,不顾一切的要灼伤我,是在等灵拓的后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星辰之主继续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给我恢复的机会,不给我深度炼化太阴的时间,想把我的状态压制到最低,等待外力的帮助,呵,灵拓的后手无非是灵钧生母的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她留下的东西无法对我造成致命伤害,你此番做法,和送死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看穿元始天尊两败俱伤打法的原因,无非是期待那枚种子,期待灵拓的布置,期待外力将他重创,然后趁机反扑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本源中,终于传来元始天尊的轻笑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灵境各大职业中,论攻击之锐,当属傅青萱。而傅青萱继承的是老元帅的衣钵,所以她能一剑斩断规则类道具扭曲之界和万宝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世间最出色的棋手,但老元帅同样是排兵布阵的大能,我不信他什么都没留下,没猜错的话,元帅留下的手段,就在灵钧生母的种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老元帅的手段,自然可以期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辰之主坦白自己与老元帅“勾心斗角”的经历后,张元清就清楚的意识到,灵钧生母留下的种子,并不是要揭露星辰之主是“堕落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没必要,另一方面星辰之主本质是香蕉人,而不是堕落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是什么让灵钧生母如此郑重其事的把种子交给赵长老?从灵拓那句“父亲,你真觉得自己赢了吗”来看,多半是强有力的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杀招能对付星辰之主?答案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老元帅预留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灵钧生母为何把种子交给赵长老,而不是交还老元帅,很简单,需要太阴庇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忽略了日之神力的特性!”星辰之主语气恢弘而平淡:“日光普照,一切皆为虚无,包括元帅的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副本的天空破开,一道匹练贯穿了副本禁制,朝着占据三分之二天空的黑洞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融合了老元帅神念的一剑,其中蕴含的剑意,足以劈开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剑气和剑意,通过“托生”之法藏于种子内部,今日开花结果,肃杀人间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在太阳本源的照射下,它的剑气还没来得及张扬,便被层层削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当即收回太阳,但也应该无法再抵抗黑洞,被牢牢吸附,灵力疯狂流失,又一只金乌被黑洞生生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外而来的剑光,瞬间暴涨,整个副本盈满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掠过太阳之主的头顶,逸散出的剑气在他身上留下无数道鲜血淋漓的剑痕,以摧枯拉朽之势,撞向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星辰之主没有选择躲避,反而加剧吸力,将元始天尊牢牢定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融合太阴,只要不魂飞魄散,任何伤势都能在事后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之主已经是强弩之末,而老元帅遗留的剑意,哪怕再强大,也不可能杀死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他而言,一鼓作气,吞掉太阳之主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长虹匹练般的剑气撞入黑洞中,然后被无声无息的吞噬,世间最锋利的剑,似乎也斩不开这轮当世位格最高的星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旋即,黑洞剧烈震动,星辰和太阴之力宛如太阳风暴,朝着四面八方喷射能量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深陷囹圄的张元清,明显感应到星辰之主的元神迅速下滑,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刚才的星辰之主是这样的状态,张元清已经烧死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秒后,黑洞稳固下来,拥有太阴本源的星辰之主,终究没那么容易杀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洞内传来略显虚弱的恢弘之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过,以我现在的位格,元帅是杀不死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始天尊,很可惜,如果你能早些时候臣服,交出太阳本源,我会让价离开地球,去往别的星球居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现在,你我之间的战斗到了这个地步,我不会留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笑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!

        “星辰,我还有一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副本的天空荡漾开一圈圈金色涟漪,紧接着,一道金光穿过副本禁制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只小巧玲珑,但蕴含恐怖高温的独脚金乌,浑身燃烧着金色的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金乌俯冲而下,把自己撞向张元清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张元清的分身,在进入灵境世界后,就烧成了灰烬,不过这不妨碍金乌之间的融合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星辰之主语气骤变: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洞当即朝内坍缩,形成强大的吸力,想要夺取金乌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此刻的他不复巅峰,星辰和太阴交织出的力量,虽然“吸引”了金乌,却形不成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飞入了张元清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日乌齐聚!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虽然已经失去一半的金乌,但张元清在位格上,补完了自己,成为真正的太阳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洞中,一只只玲珑袖珍的金乌凸显出来,它们重新和太阳之主建立起联系,艰难的,迫不及待的想要冲破桎桔,回归本源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洞再次爆发出强劲的吸力,对抗着这种聚合,如同绝望的人爆发出了强大的潜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清眉心亮起太阳印记,一缕缕金线般的日之神力,伸出黑洞之中,把四只金乌一点点拽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元帅的剑杀不死你,但一定能重创你,我不顾一切的焚烧,不是赌灵拓的底牌,事实上,元帅的剑和我的行为,都只是为了重创你,把你的状态推向深渊。”张元清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底牌,是这只消失在时光长河中的金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在剑意未曾带来之前,哪怕张元清成为完整的太阳之主,也不可能夺回金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星辰之主被太阳本源灼烧许久,又被老元帅的剑意斩中,而张元清补充了一只金乌的力量,在位格上已经圆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消彼长,星辰之主已经控不住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轮到他哔哔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你的智慧,应该会思考,为什么魔君会把藏底牌的地方,大肆宣扬出去?但你没那個时间,因为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

        候,就选择了提前开战,逼你专心应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布下紫薇六煞阵,引我进入副本,彻底与现实隔绝,这一刻,其实你我的结局就已经注定。之后,就算你在阵法中反应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xdingdiann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